DMA还是不DMA?这是一个智慧水务的问题

新闻&动态

        自80年代英国水务公司开始细分这个国家的供水管网以来,建立计量分区(DMA)的实践已经成为优质供水管网管理的同义词。运营者通过流量计紧密监控流入这些分区内的水量并应用夜间最小流量法确定漏水的地区。拥有分区计量体系可以最优化考虑测漏人员的部署,更快更准确地查明漏点,让每个独立分区内的产销差率更加一目了然。

 

        这一切听起来很有道理,对吧?不过这篇文章所阐述的显然不是这么简单。

 

        DMA概念已推广了20多年,行业内几乎没有人会否认这种通过细分供水管网来辅助控制漏失的方法,然后这并不代表DMA没有缺点。在主管道上安装流量计和边界阀的成本是昂贵的,并常常伴有水力效率的降低和水质恶化的风险。尤其在这些2000户以上的密集城市的老管网内,安装流量计和边界阀门的成本相当于一个好几年的CAPEX(Capital Expenditure,即资本性支出,一般是指资金或固定资产、无形资产、递延资产的投入)。同时另外一些问题就是:漏点是不是可以通过其他更有效的方法来探测?例如无阻流量水利模型、固定式的噪声记录仪甚至卫星扫描。是否在供水管网上部署先进的高级计量体系(AMI)会提供一种新的数据驱动式的漏水检测模式?DMA方法论是否仅仅是这些水务咨询服务商们用于推动管网管理规划化、安装大量的智能计量设备、玩转水利模型以获得大额的水审计合同的手段呢?DMA是否过于神化了?

一个DMA划分的世界

 

        对于DMA概念,目前行业整体相对分为两个阵营:DMA忠实拥护者 vs. DMA彻底怀疑者。DMA忠实拥护者以英国的系列水务公司、苏伊士以及威立雅为首——这些企业促进了DMA在改善管网智能化的基础。这类模型遍布欧洲并出口到新加坡、智利、巴西和澳大利亚等国家。技术供应商例如TaKaDu和i2O主要基于DMA框架,以捕获和分析管网中的数据流作为核心商业模式。水务咨询公司如Crowder Consulting 和 Miya 实现了他们自己基于DMA的水平衡方法。主要的工业大鳄们如施耐德电气和西门子等为水司量身定做了管网分区管理产品。自此,DMA看似已成为水司通往智慧水务之旅的基础交通工具了。

 

        DMA怀疑者们代表了世界上绝大已使用非DMA手段来管理供水管网产销差的国家。他们往往通过严谨的供水管网条件评估和成熟的主动漏水控制方法(音频法)来有效降低管网漏失率。从这些国家的角度来看,DMA的使用可能是无效的,甚至对于细分整个管网至一个个的分区是不切实际的。这种“非DMA控制手段”在美国、德国、日本以及大部分发展中国家非常流行。世界水行业内享有名气的一些非依赖DMA方法控制漏损的供应商包括:以管网资产智能化技术为主的Pure Technologies和Echologics;以声学法探测和监测为主的英国豪迈和日本富士,最近Utilis作为新兴的卫星技术探测也加入了漏水控制大军中。 

漏损管理的灰色地带—虚拟DMA

 

        幸运的是,决定是否使用DMA已不在是一个非黑即白的问题。虚拟DMA(VDMA)概念的出现将会通过AMI技术将实时消费数据、管网参数监测、超声波计量和声学流量计量技术结合到一起。VDMA可能做到在对管网不进行实际分区计量的情况下,仍然进行DMA式的漏水探测。这本质上代表着是一种范式转移:从有形的、基于物理式DMA的解决方案转移至完全不基于DMA框架的智慧型解决方案。例如现在的美国等其他对于DMA不太感冒的国家正在不断的对这种新模式进行市场开发。仪表数据专家如Itron和海王星水表、软件厂商如本特利系统已经开始着手研究和开发VDMA导向的产品和服务。

 

         “DMA的确有很多好处。但是对于漏水检测来说,DMA不是唯一的,甚至最好的答案。DMA对于漏水检测的“颗粒度”不够大,也不是最具成本效益的解决方案。威立雅水务集团在评估法国的“里昂大型漏水监测投资计划”时对比了建立DMA和建立固定式声学传感器网络之间的成本。威立雅意识到两者之间的成本是相似的。然而,在识别和定位更小漏点的能力方面很显然声学方法更加有效。”——某欧洲漏水探测设备厂商CTO评价道。

 

2019年7月12日 15:55
浏览量:0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